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000768股吧」对话原文孙祁祥:保险资金入市是大势所趋,但切忌投机投资|《识百人》25期

大势所趋,投机,原文,对话,资金,投资,祁祥时间:2021-04-26 22:05:44浏览:126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原标题:对话孙祁祥:保险资金入市是大势所趋,但切忌投机投资|《识百人》25期

搜狐财经杂志《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致敬》系列访谈——《认识100人》第25期(点击进入主题)

本期嘉宾: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前院长、亚太经社学会前主席孙祁祥

孙祁祥是北京大学保险学科的创始人,也是国际保险学会唯一的中国理事。她被国外同行誉为“将中国保险教育与西方保险教育完美结合的非凡能力”。她还获得了2014年国际保险行业最高奖项——约翰·比克利奖(John Bickley Award),成为该奖项自1972年设立以来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学者和女性获奖者。

近日,孙祁祥接受了搜狐财经杂志的联合采访,讲述了中国保险业的开放和发展历程,展望了中国保险业的增长前景。

孙祁祥说,中国保险业的开放经历了一个从对“狼来了”的恐惧到“与狼共舞”的冷静再到完美胜利的转变过程。外资保险公司的进入,同时也迫使国内保险业进行改革,最终实现了中外保险公司共同成长的双赢局面。

保险业的退出是中国金融开放进程中最早的内容之一。孙祁祥认为,目前外资对中国保险业的开放程度较高,但进一步开放不足以撼动国内保险公司的市场份额。

孙祁祥还认为,保险资金进入市场不是权宜之计,而是大势所趋。一方面,入市是保险资金保值增值的需要;另一方面,资本市场也需要保险机构长期稳定的投资资金。但她也强调,目前保险资本入市的矛盾主要在于资本市场的不稳定。

“如果资本市场发展不好,保险资金被套牢,保险公司可能面临无法支付保险费的局面。”孙祁祥表示,保险机构也应避免以投机方式投资保险基金。

展望中国保险业的未来发展,孙祁祥表示,中国保险业人均保费的深度和密度分别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66%和52%,仍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搜狐财经&经济日报:1995年,当你从宏观经济转向保险业时,机会是什么?

孙祁祥:从本科到博士,我一直在学习政治经济学。博士期间的研究方向是经济发展战略,主要研究宏观经济学、国企改革和市场经济。

我的博士论文是《转型时期的收入流分析》。1991年开始选题的时候,改革开放已经十几年了,中国经济发生了很多变化。当时,关于市场经济的讨论很多,但理论界没有达成共识。

因此,我想通过分析政府收支、企业收支和居民收支的轨迹,从宏观和微观的角度观察经济转型过程中的变化,提取一些规律性的经验和发展趋势,从而对整个国民经济形势形成全面清晰的把握,从而为改革决策的制定提供理论依据。

博士毕业后,我成功留在学校,教授经济学原理、股票经济等课程。93年底,北大计划开设保险专业,学院分配我开设这个新专业。我没有学过保险,甚至连“保险”这个词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所以我告诉院长我不能胜任这份工作。

院长说:“从教学经验来看,虽然你是一个年轻的老师,但是你的教学和科研都很好,老师和学生对你的评价都很好。你会没事的。”就这样,院长和我谈了两个多小时。他的信任让我感动,所以我接受了挑战。

1994年,林肯国家公司赞助我去美国留学。从美国回来后,开始教和学风险管理和保险。2001年,当我参加一个会议时,我遇到了哈佛大学的马丁·费尔德斯坦教授。他在社会保障领域造诣很深,邀请我去哈佛大学经济系和国家经济事务局做客座教授。就这样,我跟着他进入了社保领域,做了一些相关的研究。

搜狐财经&经济日报:业内和学术界对你团队发表的很多研究成果都比较熟悉,尤其是《中国保险业发展报告》和《保险市场热点分析》两个系列。根据你的研究,中国保险业目前的发展有什么特点?

孙祁祥:在不同的时期,它的特点是不同的。一般来说,它具有以下特点:

一是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保费收入和资产规模分别从1980年的4.6亿元和14.52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3.8万亿元和18万亿元。

第二,保险产品更加丰富。从原来单一的财产保险,扩展到财产保险、人身保险、责任保险、信用保险四大类,数百种保险类型。

三是国内保险公司数量由少变多,竞争力由弱变强。1978年,中国刚刚恢复保险业的时候,只有一家公司,后来平安、太平洋等公司相继成立。目前,中国有200多家保险公司,其中外资保险公司57家。

四是法制逐步完善。从1985年的《保险企业管理暂行条例》到1995年的第一部《保险法》,中国形成了以《保险法》为核心的保险监管法律、法规和规章体系。

此外,目前的保险发展环境和人们的保险意识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搜狐财经&经济日报:中国保险业可以分为哪些阶段?

孙祁祥:从发展的角度来看,保险业是金融领域第一个开放的行业。1992年,美国友邦保险在上海设立分公司,标志着中国保险业正式进入对外开放的试点阶段。

1995年至2000年,保险业进入规范发展和对外开放阶段。期间,相关保险法律法规出台完善,监管体系统一管理,业务秩序更加规范。

同期,保险市场主要经营主体不断增加,保险业开放试点城市从上海扩大到广州、北京等全国大中城市。一批外资保险公司获准进入中国保险市场,投资方式也由原来的独资转为中外合资。

2001年,保险业的开放被视为一个关键的谈判领域,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时欧美国家的保险业非常成熟,国内市场基本饱和,急需开拓新的市场。对于外资来说,人口众多、市场广阔、对外开放的中国保险市场,无疑是一块有待开垦的处女地。

当时国内保险行业很惶恐。很多人认为保险行业不能马上开业,因为我们太弱了。如果马上开放保险业,不到五年国内保险业就要被外资打垮,金融安全将面临巨大威胁。

1996年在《中国证券报》发表了题为《中国保险业的现状与发展思路》的长篇访谈。当时我以为外资进入中国虽然会给保险行业带来很大压力,但也会迫使国内保险行业进行改革,让国内保险公司和外资企业同台竞争。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标志着保险业进入全面对外开放阶段。到目前为止,保险业已经对外开放了20多年。中国资本对外资的态度经历了从对“狼来了”的恐惧到“与狼共舞”的冷静,再到完美的胜利的转变。

截至2018年底,外资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并不高,22家外资财产保险公司仅占财产保险总保费的1.94%,28家外资寿险公司仅占寿险总市场份额的8%左右。

搜狐财经&经济日报:保险业对外开放和20年前有什么区别?

孙祁祥:最初对外开放只需要满足三个条件就能让外资设立或开设分支机构:第一,30多年的商业历史;第二,50亿美元的资金;三是在中国设立代表处两年多。

除了第三个条件,大多数外资保险公司都符合要求。也就是说,对外开放的最初动力来自于外资的需求,是从零开始的初级对外开放。

现在,外国保险公司进入中国已经有20多年了。外资保险公司在中国的分支机构已经比较完善,对消费者和监管政策有比较好的了解,人员本地化。而且他们在技术、管理、服务上更有优势。

目前,外资保险企业对对外开放的要求更高。在这种情况下,外资保险进入中国将对国内资本构成新的挑战。

但从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国外保费份额和市场份额并不大,中国人还是比较信任国内同规模的保险公司,如中国人寿、PICC、太平洋保险、安信、泰康等。

总之,保险业的进一步开放将对国内保险公司产生压力,同时也会迫使国内保险公司进行改革,进一步加强制度建设,增强国内资本的竞争力。

从发展趋势来看,外资从整个中国市场所占的份额不足以撼动国内保险公司的地位。最终,双方将通过竞争和合作实现国内外资本的双赢。

搜狐财经&经济日报:目前人们更关注保险公司的风险分散。如何看待目前再保险行业的发展?

孙祁祥:保险是对被保险人的风险进行聚集和管理,但是当被保险人的小风险聚集在一起的时候,风险也会变大,导致再保险公司分散和管理原保险公司的风险。

在一个成熟的市场中,既有原保险公司,也有成熟的再保险公司。

我们也可以通过资本市场分散风险。20世纪90年代初以后,中国出现了保险期货、保险互换、保险期权等风险证券化产品。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保险风险证券化的比重还是很小的。在国际上,保险风险证券化还没有真正发展到有效分散保险公司风险的阶段。

中国再保险需求不断扩大。虽然股权分置改革后再保险市场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其供给能力相对不足,仍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和空间。

搜狐财经&:经济日报:最近保险资金入市备受关注。你认为保险资金入市的依据是什么?

孙祁祥:保险资本进入市场不是权宜之计,而是保险市场和资本市场发展的必然结果。

保险公司的商业模式是先收保费后交费。保险以大数定律为基础:有上百万的被保险人,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在同一天发生事故。保险公司一般会提取足够的保险责任准备金,被保险人发生意外时,会用准备金赔付。

在提取准备金支付之前,大量保险资金闲置,无疑需要保值增值。特别是人寿保险,期限比较长,需要保值增值。保险资金入市是保险资金保值增值的必然需求。

同时,资本市场也需要长期稳定的资金。保险企业的资金具有规模大、长期稳定的特点。在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保险资本都是资本市场中非常重要的资本来源。

当然,保险资金的投资必须尊重市场规律。目前,保险资本入市的矛盾主要在于资本市场的不稳定性。如果资本市场发展不好,保险资金被套牢,保险公司可能面临交不出保险金的局面。因此,保险资金入市时,既要保证保险资金的稳定性和长期性,同时也不能投机性投资。

搜狐财经&经济日报:国内保险业未来的增长空间如何?

孙祁祥:目前,中国总保费规模位居世界第二,与中国第二大经济体的表现相当;但从人均保费来看,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还是很大的,保险的深度和密度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66%和52%。

欧洲、北美等地区保险市场发达。亚洲作为新兴市场,增速远超欧美,但市场饱和度较低。中国是新兴市场最重要的国家之一,未来传统保险领域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从人身保险的角度来看,国内健康养老等长期寿险业务不太发达。我国寿险保单持有人仅占总人口的8%,人均持有保单只有0.13份。从财产保险的角度来看,保险赔偿在灾害损失中的比例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30%。车险占比70%以上,企业保险、责任保险、房屋保险、船舶保险等专业保险发展缓慢;农业保险产品体系单一,没有差异化,保障水平低。

总之,从传统的财产保险、人身保险、责任保险等险种来看,我国消费者投保比例还是很低的。从行业发展来看,保险的深度和密度仍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搜狐财经&经济日报:是什么限制了保险业的快速增长?

孙祁祥:保险意识、保险产品类型、保险公司的服务质量和管理都影响着中国保险业的发展。

第一,大多数情况下,人们购买保险的目的是转移风险,减少损失,但很大程度上,人们忽略了这一点。

第二,目前保险公司提供的保险产品种类很少,不能满足普通人对保险的需求。所以保险行业需要对此进行改革,提供真正受市场欢迎的保险。

第三,我们仍然面临一些新的风险。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带来了许多新技术和新风险。这些新的风险对保险公司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

(搜狐智库原稿,转载请注明:转载自搜狐财经杂志联合打造的“百名知止人”系列访谈。)

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改革者从不拘泥于规则|“认识100人”01

与张对话:企业转型要有超前的规划,要有规划,要有前进的步伐|《识百人》02

对话倪光南:要赶上发达国家的芯片产业,必须做好长期的准备|《认识100人》03

对话赵宇森:5G无法取代光纤通信,至少在2000年|《认识100人》04

与蒋锡培对话:企业创新应成为世界最佳企业的标杆|“认识100人”第5期

与陈小龙对话:企业不要急功近利|“识100人”06

与宋志平对话:企业家最重要的品质是他们的责任|“认识100个人”07

与邓亚萍对话:企业家和运动员需要有拼搏精神|“认识100人”08

与陈经纬对话:“做大事有多大权力”|“认识100个人”09

与沈晖对话:用户要克服电动车不安全和充电麻烦的偏见|“认识100人”10个问题

与毛中群对话:为什么我坚持企业不上市,不打价格战?|“认识100个人”11期

与文海对话:企业家应该把他们对社会的贡献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认识100个人”12期

陈泽民:企业应该对政府和银行诚实,对员工和消费者友好|“认识100人”13期

与彭森对话:产权改革是市场化改革的核心,房产税不会增加地方政府收入|“百人知”14期

与邹至庄对话:一个好的经济学家需要一流大师的锤炼|《认识100人》15期

与中国北极探险第一人花梦对话:生死只在瞬间|《认识100人》16期

对话人大副主席吴晓求:中国未来将建设全球金融中心| 17期《认识100人》

常善娜:敦煌之女|《识百人》18期

刘积仁:企业的生命力在于投资未来,东北人也有创业精神|《识百人》19期

张越:努力买房不划算|《认识100人》20期

陈玉书:科研不能只喊口号,要努力|“认识100人”21期

季晓楠:国企要加快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用市场化的方法管理公司| 22期《百人知行》

与冯仑对话:未来没有人会关注房地产行业,星际移民的方法正在探索之中|《认识100人》23期

高尚全:所有的所有权都应该平等对待。华为成功的主要原因在于员工持股|《认识100人》24期回归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000768股吧对话原文孙祁祥:保险资金入市是大势所趋,但切忌投机投资|《识百人》25期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善希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