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澳元走势图」钱晓军:善待利益相关者,拥有更好的管理生态

相关者,利益,更好,生态,管理,钱晓军时间:2021-04-21 01:39:25浏览:188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在过去的2020年,企业既有危机,也有机遇。3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和企业搜索大数据研究所联合发布的《中国企业发展数据2020年年报》显示,2020年全国共注销和撤销企业1004.28万家,同比增长18.6%,成为近年来注销企业数量最多的一年。同时新增注册市场主体2735.4万个,同比增长12.8%。

面对灾难,不同的企业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导致了不同的结局。事实上,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也面临着各种挑战,甚至是生死危机:有些缓慢,有些突然。一个企业如何在目前不仅盈利,而且脚下还有一段距离——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

为此,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清华大学副校长钱晓军教授。十多年来,钱晓军不断观察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的历程,也在衡量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理念的广度和深度。

企业应该有思考变化的能力

新京报:你认为新冠肺炎疫情给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吗?还是只是在加速一些管理不善的企业破产?为什么?

钱小军:我觉得不一定是因为管理不善才破产的。新冠肺炎疫情真的让所有人措手不及,比如旅游企业。游客在家被孤立,不能外出。旅游公司的业务像悬崖一样下降,而员工的工资必须照常支付,所有的成本仍然需要承担。再比如航空公司,受疫情影响较大,由于其特殊性和专业性,很难及时转型,所以也有可能破产。

一些行业的企业,比如餐饮行业的少数企业,积极应对危机,迅速转变思维,活了下来。比如做鱼头泡糕的餐饮公司汪顺馆。因为疫情的原因,消费者无法在餐厅用餐,于是主动调整思路,制作菜谱或者菜肴半成品,卖给消费者。作为客户,我在观察这家餐饮企业。他们在危机中找到了商机,然后改变了自己的商业模式,让公司活了下来。

新京报:面对公共卫生、自然灾害等灾害对企业发展的影响,你认为企业应该如何应对?

钱小军:我总觉得不能对所有危机都有心理准备。没有人能预测下一次疫情什么时候发生,影响有多大。但是,企业要有思考变化的能力。不能说在自然灾害的情况下,原有的模式可能无法运行。

汪顺馆的经历告诉我们,即使是在可能导致企业破产的疫情中,我们也只需要抓住不变的市场:无论发生什么,人们总是要吃饭的——我们可以通过改变经营理念来找到生存的机会。这样的企业虽然不多,但绝不是唯一。

新京报:你认为企业要有这种意识或能力应该怎么做?

钱小军:多观察,多动脑。我们的一些商业领袖不太喜欢动脑子。他们的思维是线性的,他们不能灵活。当疫情发生时,你要考虑自己有什么能力,有什么资源,能做什么。餐饮行业提供不了餐饮,那我们能不能做菜谱或者半成品,让顾客蒸了热了再吃?这种思考变化的能力,也需要企业负责人平时多出去看看,了解同行甚至不相关的企业是怎么经营公司的,消息灵通,说不定哪天就派上用场了。

同时,企业负责人要有宽广的胸怀和视野。我有什么优势,有什么资源,在社会上能满足什么需求?除了思考,还应该能放下态度和别人合作,主动热身。

企业管理层需要为风险做好准备

新京报:一旦发生灾难,一些企业没有办法倒闭。这种情况下有没有什么共同的解决方案,企业应该怎么做?

钱晓军:我不能说所有的企业都有能力随时思考变化或者应对危机带来的挑战,因为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企业应该在正常运营期做好应对危机的预案。也就是说,在企业无法应对的危机情况下,企业应该有一个包括合理安排员工在内的计划。这是企业的责任,不是说“门一关就没有安置费,员工想干嘛干嘛,反正我自己也活不下去,我也不管你”。

新京报:正常运行的企业应急预案在突发灾难中也能发挥作用吗?

钱小军:我觉得是。为什么很多企业会失败?是因为他们太急于扩张,把所有的资金都用来投资,往往是因为资金链断裂。所以企业不要太贪心,一定要留一笔钱,以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危机。那时候如果企业真的经营不下去,还有一笔钱可以用来安置员工。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危机不仅仅是新冠肺炎疫情,还有很多来自市场本身的危机。

新京报:换句话说,企业在经营管理中需要保持足够的现金流?

钱小军:风险控制一定要有一些准备,包括资金准备。那么平时要对员工足够重视,让他们成为和自己同战壕的“战友”,而不仅仅是劳动。因为你平时对他好,他们能理解你在危机时刻的困难,否则他只会考虑自己能不能拿到钱。这对公司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因此,要让员工觉得自己是英雄,企业管理层应该在这一点上付出更多的努力。事实上,让员工觉得自己是英雄并不意味着给他们更多的钱。通常,这意味着让他们参与决策并倾听他们的声音。企业对员工、合作伙伴和其他利益相关者都很好,这在危机时刻会显示出它的实力。虽然我们无法100%避免企业倒闭,但在应对企业的大灾难时,我们总是会从容不迫。

新京报: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凸显了服务所有利益相关者以实现长期可持续业务增长的重要性。去年,美国181家顶尖公司的CEO举行了一次商业圆桌会议,重新定义了公司的经营宗旨:公司的首要目标是促进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而不是以前的股东利益第一的原则。你认为这种观点会在世界各国推广普及吗?

钱晓军:我觉得可以接受,因为一个企业的利益相关者是可以被一个企业的决策和经营所影响或影响的人或组织。如果经营者重视和关心自己的利益,实际上会形成一个非常好的商业生态环境。从履行社会责任和坚持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我们都希望企业能够做到:上游,影响供应商;下游,影响消费者和顾客。

企业社会责任也随着时间而变化

新京报:我国《公司法》于2005年首次修订。从2005年到现在,你认为中国企业在履行社会责任方面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随着国内外环境的变化和经济形态的发展,未来预计会有哪些变化?

钱小军:最大的变化是认知的改变,因为履行社会责任的企业数量在逐渐增加。我自己的经验是,我在经管学院给EMBA班教企业社会责任的时候,很多同学来这个班不是因为关心,而是因为学分不够,发现我教的课程刚刚好。在课堂上,学生也充满了不信任,认为这是高调。但在最近一两年,我发现学生觉得履行社会责任对自己的业务运营真的很有帮助,开始关心社会责任。

以前我对企业社会责任不是很了解,认为企业社会责任就是花钱,就是让企业赚的钱少。现在,我开始意识到履行或不履行社会责任将直接影响企业的经营成果。也就是说,来自各个政策层面、舆论、良好的企业实践等方面的要求或影响,共同推动企业履行社会责任。

新京报:从“符合时代要求”的角度,在新的发展格局下,你认为中国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有什么新的要求吗?企业能够接受或触发其行为模式改变的内在机制是什么?

钱晓军:在新的发展阶段,要求贯彻新的发展理念,构建新的发展模式,这必然对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提出新的要求。因此,企业的发展要不断适应时代的要求。比如二氧化碳排放,我国已经向国际社会做出承诺,实现碳峰值和碳中和,企业必然成为主要责任者。

新京报:疫情期间,部分公司(尤其是互联网公司)实行弹性工作制。这是科技创新应用的结果。你认为技术创新引发的行为模式的改变可以规范化吗?

钱小军:有可能。由于疫情爆发,一些企业的员工被迫在家工作。然后企业发现,让他们在家办公,可以压缩公司的办公空间:本来100个员工需要100个工位,现在可能只需要50个工位,谁需要谁就用谁。如果更多的上班族在家工作,不仅可以节省上下班路上的时间,还可以保护环境,减少碳排放。与此同时,一些企业的实践表明,在家工作的效率并不比在办公室工作的效率好,甚至有些企业比在办公室工作的效率更高。这些都是新现象,需要进一步研究和观察。

新京报记者肖龙平编辑柯睿校对贾宁

来源:新京报


以上就是澳元走势图钱晓军:善待利益相关者,拥有更好的管理生态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善希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