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元宵节过后,风口上微信红包的封面要换了 华夏证券

风口,元宵节,红包,封面,过后时间:2021-03-09 14:23:34浏览:140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作者/雪夜枫秤

2月6日,一位天神祝福人民的粉丝在微博上写下了他对微信红包封面的期待:“不知道第二季什么时候有,想问问我们的官方爸爸,他有没有做《天神祝福人民》里的微信红包封面。如果不是今年,希望明年有哈哈哈哈(让我做梦吧)。”

两天后,天神祝福百姓官方微博宣布微信红包封面已公开招徕,2月9日和2月10日共发放2万个红包封面。粉丝的第一反应是“肯定没有”。确实如此。短短一分钟就抢了一万个红包。抓住他们的粉丝去官方微博评论区晒成绩。没抢到的就开始“吃柠檬”。

根据微信2月19日发布的《2021云春节社交生活报告》,微信红包封面平台春节期间共有3000万个红包封面;微信用户人均7.37个红包套。截至2020年9月30日,微信月活跃用户12.13亿,意味着春节期间全国共发放红包89.4亿个。这组数据不仅反映了微信红包封面在今年春节的火爆程度,也说明了红包封面供不应求的现象。

微信红包只能在上线后的第二年成为热门话题。除了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制作红包封面的门槛高也是决定性因素。这两个因素消失后,微信红包封面人气飙升。

娱乐资本矩阵先知旅行(ID:yuyanjiayoubao)与部分制作方沟通,发现微信红包封面还是有很多局限性的。制作方需要支付微信费用,这就决定了微信红包封皮在短期内还是一个“限量产品”,限量的免费时间只是春节期间的一项活动。现在元宵节过去了,微信红包的封面能否保持现在的人气还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微信表情推出的时候,也经历过类似的波动期。直到微信建立了独立的表情符号商店,允许个人提交自己的表情符号,开通了欣赏功能,微信表情符号才真正成为了所谓的“增值服务”。

娱乐资本矩阵先知旅行新闻(ID:yuyanjiayoubao)认为,如果微信团队能够借鉴微信表情符号的经验,推出一家长期免费向个人制作人开放的红包封面店,将有机会进一步激发微信红包封面的社区属性和商业价值。

从没人管到一个包包,难找,微信红包封面的成长土壤变了

今年春节,几乎所有企业都加入了微信红包封面的制作潮,明星和ACG红包封面最受用户欢迎。

今年春节期间,已有近百款热门游戏推出定制红包封面,包括《王者荣耀》《殷》《原神》《天涯刀》《王剑3》《超级马里奥》等。《天神保佑百姓》、《镇魂街》、《秦明月》等热门动画也不能幸免。

新浪微博话题“微信红包封面”共收到54.5万条讨论,13.6亿条阅读。话题页下,网友们不仅晒红包封面,还做红包封面。

抢到一个微信红包成了今年春节部分粉丝对游戏或动漫公司唯一的诉求。很多“天神保佑百姓”的粉丝调好闹钟,等待代码正式发布,却错过了一分钟,错过了春节期间限量红包的封面。

这种微信红包封面的短缺甚至孕育了灰色产业链。淘宝上卖微信红包套的商家很多,有的卖自制套,有的自称卖流行红包套的序列号。

这些所谓的流行红包套的价格从几元到几十元不等。卖家通常会在发送代码之前要求确认付款。当消费者拿到序列号进行兑换时,发现卖家发送的兑换码并不存在。

无论是粉丝的态度,还是淘宝黑产品的出现,都证明了微信红包封面在这个春节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现象级产品。但2020年之所以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还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和微信红包封面本身门槛高的影响。

微信红包封面平台刚上线的时候,这个产品只对机构开放,10块钱100台的价格也不便宜。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2020年春节期间的喜庆气氛直接消失,红包的使用场景大大减少,红包的封面毫无用处。

去年11月,微信终于想通了,把做微信红包封面的权利开放给个人。但当时微信红包封皮的制作资质几乎都是和视频号绑定的,让有视频号认证的用户可以制作微信定制的红包封皮,要完成视频号认证,至少要获得1000粉丝,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太高了。

现在只要你创建一个视频号,发布一段内容,发布的内容获得10个赞,就可以做微信红包封面了。同时,每个微信红包套的价格从10元变成了免费,但每人只允许做10个微信红包套。

制作红包封面已经成为零成本,唯一的要求就是收集10个赞,自然会吸引愿意做红包封面的用户。

疯狂背后,ACG发烧友成为微信红包封面创作的主力军

微信2月1日至2月14日正式举办红包活动。红包的主题涵盖了电影、游戏、电竞生活等话题,而ACG红包则涵盖了巨大的吸引力。

ACG微信红包封面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很难抓取。五位数的红包1分钟就被抢,六位数的红包不超过10分钟。这些特殊的微信红包直接抬高了每一款游戏的微信指数,尤其是“尹”。2月2日微信红包封面发布后,尹微信指数峰值接近2800万。

在微信红包封面的个人创作者中,ACG爱好者也是主力军。作为簿记员,Rose注意微信红包封面已经很久了。但是Rose没办法尝试,因为只是为了企业号上传,审核速度慢。

今年春节期间降低微信门槛后,玫瑰子第一次在圣斗士星矢画了阿布罗迪微信的红包封面,并在第五天制作了一张某家宝宝的拜年图。Rose的红包封面得到了微博好友的热烈响应,很多人问她怎么做类似的微信红包封面。

苏州小杨是粉丝创作者。春节期间她还做了两个红包封面。小杨说假期没事干。看到一个朋友用他的猫做了一个红包盖,他也有了做一个的想法。小杨手里正好有一些没用过的废稿。这些废稿稍加修改上色,做好微信红包封面。

小杨把自己的微信红包封皮发给朋友,并带领其他同道创作者绘制了一批微信红包封皮。在小杨眼里,做红包封面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消耗的能量很少,但很有成就感。

玫瑰紫和小杨都在《先知旅行新闻》中提到,与明星红包相比,红包的封面大多是手绘图案。一方面,他们看起来很专注,另一方面,当被任何人群使用时,他们不会有不服从的感觉。因此,ACG红包被追捧是理所当然的。

节日依赖+卡评,红包封面离微信表情包还有多远

先知优宝在和玫瑰子、小杨的聊天中,发现微信红包封面有很多问题,首先是审核。小杨的红包封面卡花了一个多小时审核,罗斯的红包封面被拒。他们都认为这样的审核速度会影响普通用户的积极性。

除了复习速度,小杨和Rose都提到了红包封面与春节喜庆气氛有强烈关联的问题。小杨身边所有画微信红包的朋友无一例外都是春节主题,红包有效期基本在三个月左右,直接制约了微信红包封面的持续传播。

微信红包封面的版权也是创作者关心的问题。很多画师会直接提供图片让别人给自己做。在这个过程中,很容易窃取原图。

事实上,如果按照微信表情商店的模式操作,微信红包封面的审核速度慢、时效性差、图片被盗等问题都可以得到妥善解决。

由于微信表情商店独立运营,微信为此成立了专门的审核小组。目前微信表情的一般审核时间为7个工作日。这么长时间,一方面每套表情符号至少需要16张图片,有的表情符号甚至包含30张以上的图片;另一方面,微信对表情包的内容和格式都有严格的规定,甚至一套表情包中不同的图片也要有足够的差异。

如果微信红包的封面也可以集中在专营店,就可以实现大规模审核。微信红包封面图片数量远小于微信表情包,没有差异化要求。不应该发生我们在大规模审核后等一个小时或者无故被拒绝的情况。而且大规模审核后,详细的审核规范会严格查处侵权行为,可以大大降低创作者被盗图片的风险。

成立专门的红包封皮店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红包封皮的设计成为了一个正常的UGC内容,而不是春节期间的一个有限的活动。这样的日常作息,既能激发创作者的积极性,又有助于带来广告流量,丰富微信的实现模式。

更重要的是,红包封皮独立运营后,普通用户可以直接与其他用户共享红包封皮,繁琐的获取序列号的方式也就消失了。这将极大地推动微信红包封面的推广和传播。

独立运营后,红包套店能给微信带来什么

微信红包封面和微信表情包是两个属性完全不同的产品。但如果微信红包借鉴后者的运营模式,对于社区的重建和盈利模式的增加会有很大的帮助。

微信表情包是一种社交属性很强的产品,大部分人用它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微信红包封面不一样。它可以产生对话,但人们很难与之交流。久而久之,人们开始发现微信红包的封面其实是一种社群属性。

Rose和她的朋友分别成立了QQ群和微信群,大部分时间都是在QQ群里交流。有趣的是,在微信红包封面打开的日子里,Rose的微信群开始升温,每个人都拿出自己抢过的红包封面和自制封面。几近无效的社区重新建立,动力来自微信红包的封面。

与QQ不同的是,微信在垂直兴趣社区建设上一直处于劣势,ACG内容的传播依然出现在QQ群中。微信红包的封面似乎在破冰,允许垂直兴趣社区回归微信。如果微信能让红包的封面更日常化,一个小封面就能把朋友联系在一起。

除了社区属性之外,规范的微信红包店可以丰富微信的盈利模式。有游戏厂商直言,发红包封面和买量没什么区别。春节期间,购买和推广各种游戏的资金基本都花在了今年微信红包的封面上。厂商投入巨资背后的原因是看到了红包封面背后隐藏的巨大商业价值,尤其是腾讯曾经有过QQ Show这样成功的产品。

有人开玩笑说,回顾腾讯的历史就是回顾腾讯卖皮肤的历史。2002年推出QQ秀后,腾讯再也没有回到卖皮肤的路上。在游戏里卖皮肤可以看做是常规操作,QQ秀作为虚拟形象可以运营近20年,可见这种模式的成功。

QQ秀于2003年1月24日(农历22月)推出,刚好临近春节。刚上线不久,QQ Show就推出了QQ Show Mall,里面有各种服装、墨镜、项链、小饰品、仙女棒,大部分定价在0.5元到1元之间。QQ Show凭借精准的产品定位,迅速俘获年轻人的心。上线仅半年,就有500多万用户付费观看QQ秀,每人平均花费5元。

对于当时的年轻人来说,QQ秀最大的意义就是满足他们对个性化展示的需求。想象一下,你是一个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但只要你收一些q币,你就可以为你的QQ秀买各种衣服和配饰,甚至豪车。没有一个年轻人能拒绝这种对自然的解放。

QQ秀让当时的年轻人意识到与腾讯的情感共鸣,这种共鸣直接体现在收益上。2004年底,腾讯QQ活跃用户达1.35亿,年营业收入11.4亿,其中增值服务收入10.8亿,占比94%。显然,在进入游戏领域之前,QQ Show等增值服务是腾讯的主要收入来源。

从某种意义上说,微信红包的封面也是一种皮,和QQ秀没什么区别。Z时代的年轻人也需要一些载体来彰显个性。微信红包封面要想复制QQ秀的成功,自主运营、常态化是其发展的必要条件。

微信红包封面正常化后,品牌广告主可以推出其他有趣的活动。比如游戏厂商可以随着新游戏的推出限制红包的封面,微信也可以提供前排推广,并获得相应的广告费。拥有十几亿用户的流量池,红包封面势必给微信带来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元宵节过去了,微信红包的封面正在脱离春节气氛的“遮蔽物”,官方关闭了限时活动的界面。如果微信想让这个产品继续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似乎唯一的出路就是经营微信红包店。


以上就是元宵节过后,风口上微信红包的封面要换了华夏证券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善希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