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富临运业」魏翔:零售业务数字化是券商转型的关键

零售业务,券商,关键,魏翔时间:2021-04-10 08:57:21浏览:108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文2021年,金融开放力度加大,券商将面临分化。下一步改革方向是通过数字化建设实现“利润跨越”。券商深化零售端的数字技术和智能技术,提升资产管理、财富管理等B端业务,实现双边网络效应,摆脱传统的低盈利券商业务,是非常重要的。

金融开放和经纪业务差异化

国家外汇管理局资本项目管理司司长叶海生在《中国外汇2021》杂志上表示,“研究论证允许境内个人在每年5万美元便利额度内投资境外证券、保险的可行性”。这篇文章引人注目。市场认为,2021年金融开放将比以前更强,中国资本市场的竞争格局将发生变化。

近两年中国金融结构的主要变化如下:

外资控股是装的。2020年,取消了对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外资股比例的限制,外资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高盛、摩根士丹利控制了中国的券商;瑞银证券、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摩根华信证券、瑞士信贷方正证券、星展证券(中国)、大和证券(中国)已完成境外持股。

衍生品市场应该先试试。万事达卡已获准进入银行卡清算市场;惠誉和标准普尔继续进入中国评级市场;两家合资的财富管理子公司华汇财富管理和贝莱德建新财富管理获得批准。其中,汇信理财股权结构为东方汇理资产55%,中行理财45%;贝莱德财务管理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为50.10%,建行财务管理有限公司为40%,符登管理私人有限公司为9.90%。

混业经营来了。根据此前的消息,中国证监会(CSRC)计划对商业银行取得经纪牌照或设立基金公司发布限制。作为回应,2020年5月29日,中国证监会允许证券公司公开发行次级债。此外,2020年7月17日,银监会正式发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进一步放宽商业银行跨区域互联网贷款业务。

这一变化也给国内金融机构带来很大压力。

首先,早期的金融开放政策已经给券商转型带来了压力。2020年新政策为证券公司股票质押业务的信用风险设定了新的标准。同时优化信用债券投资计算标准,AA级信用债券市场风险计算比例由50%降至15%。

其次,与银行等具有政策壁垒和规模优势的机构相比,券商更市场化,更倾向于垄断竞争格局。所以“护城河”比较浅,一旦金融深度开放,就会受到各种私募、影子银行、互助金机构的强力挤压。

第三,券商的成长模式比银行、基金等机构的成长模式更传统。从国际平均水平来看,中国证券公司劳动密集型程度较高,技术密集型程度相对较低。比如在量化投资和衍生品研发领域,我国的证券业务与国外还有一定差距。金融开放后,中国证券公司在技术升级和要素升级方面将面临残酷的竞争冲击。

努力成为数字领导者

随着市场越来越集中,由精通数据的公司主导,数字化日益成为现代服务企业获得持续竞争优势的唯一途径。一个服务企业在开放的冲击和激烈的竞争中,如果它能有效地利用数据,就意味着每单位生产能获得更多的数据。企业需要建立自己的数据储备,这可能会导致企业在一开始就面临亏损。但如果企业能在这个阶段进行投资,就能在竞争中迅速击败市场势力更大、数据效率更低的公司,从而更快地成为现代领先公司。

在经纪市场,资产规模决定了市场结构和市场地位。无论是通过经纪业务还是资产管理业务,业务规模较大的券商都可以成为现代金融业的白马龙头。传统的券商店铺模式和资产管理模式无法让券商快速扩张。券商转型最重要的途径就是像旅游一样,利用数字化、智能化提高券商效率和资产管理绩效,实现“利润跨越”。

具体来说,那些准备数字化的新公司的转型轨迹如图1所示:

(1)数字化转型初期,券商没有数据来指导自己的技术选择。他不知道投资者想要什么,所以他进行实验和试错,提供的服务质量是随机的。这个时候他的投入是非常大的。但是利润很低;

(2)一旦数字化转型开始,券商原有的业务数据库就会被激活,他的学习速度会很快,数据积累和迭代会很快,所以生产力和利润会快速增加;

(3)新券商盈利多,于是扩大了规模,产生了更多的数据,稳定在高数字化、低投入、高利润率的水平。

图1:证券公司数字化转型路径预测

注:纵轴代表利润,数据来自farboodiet . al .(2019)

通过分析旅游业的“数字翅膀效应”,可以看出,券商作为机制相似、禀赋相似的服务企业,可以借鉴旅游业的数字转型方法,更快更彻底地进行数字转型升级。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券商应密切关注和利用以下几种情况,把握转型方向,实现制胜目标。

第一,综合注册系统刺激券商加强数字平台功能。

综合注册制迫使券商改变了以小团队为渠道、纯人力为资产管理的传统业务模式,迫切需要转向以客户行为模式和高效量化分析为重点的数字平台业务模式。如果不进行数字化升级,从图13可以看出,当新券商受到数字化冲击时,旧券商的利润会急剧下降,最终在利润和份额上被超越。比如2020年3月将进行债券发行登记,2020年4月将推出创业板登记制度。未来,信息披露将是主要问题,发行人的信息披露质量和执业质量不仅将成为监管重点,也将成为制胜重点。与小团队相比,大数据平台管理在信息管理、披露质量和合规性方面具有压倒性优势。

因此,加大对数字智能的投入,提高大数据的风险管控能力,提高资产管理的智能风险管理能力,是大势所趋。

第二,数字翅膀效应促使券商加快数字网络建设。

通过智能系统的网络化建设,领先券商或机构实现了资产管理业务的平台化管控,可以对产品、客户、项目进行闭环管理。新券商围绕“客户行为偏好”设定内部学习目标和团队构成,以匹配“投融资+资源”的解决方案。上面说的闭环能力,不是老经纪人具备的。

第三,移动数字竞争要求券商增强“创新覆盖”能力。

在经济衰退期间,数字产业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表明,数字软件应用(如经纪交易系统应用)需要更多更快的版本更新才能成为“杀手级应用”。在数字服务业,更多的标准化+更快的更新=创新覆盖。只有形成创新覆盖,才能突破规模经济中降低成本的底线,实现创新。

第四,异质需求要求券商提高线上运营能力。

疫情加速了投资者的异质需求,券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迫切地面临“以产品为中心或以客户为中心”的折磨。很多传统券商仍然坚持以产品为中心的匹配业务模式。这主要是因为面对面的人力团队运作模式自然缺乏对客户体验的综合分析能力,难以对客户行为模式的变化和多样化形成及时的反馈。新券商需要建立全流程的在线申请客户体验系统,构建客户标签系统、客户追踪分析系统和客户动态评估系统。

在这个过程中,传统营业部网点少的非总部券商可能会有“后发优势”。通过观察和弥补“东方财富(300059)”等数字先锋的经验曲线、优势和劣势,非主管券商可以利用数字转型实现后来者在行为分析、用户交互和流程再造方面的追赶。

第五,信用协会强制券商打造数字业务链。

经纪人希望发展的资产管理业务和财富管理业务与他们以前的零售经纪业务之间存在信用关系。与专门从事机构业务的投行、基金等竞争对手不同,券商的to B业务是基于to C业务的规模和效率。但券商对C业务的规模和效率可以通过数字化实现跨越式提升,因此零售业务的数字化将决定券商业务未来的转型。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数字新动能研究组高级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以上就是富临运业魏翔:零售业务数字化是券商转型的关键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善希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